返回反派摄政王佛系之后[穿书]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83(第1/4页)

    苏北凉也不知道自己抽的什么风, 一个人跑去膳房找来一大坛酒,从下午喝到了晚上。

    苏缱劝他,他扬手就是一巴掌, 再劝, 他抬腿又是一脚, 最后他醉醺醺的,一掌打在了要扶自己苏缱的胸口上, 内力穿透那颗柔软的心脏, 两人都愣住了,苏缱满头冷汗的停在原地, 苏北凉与他对视一眼,仰头又是一口酒,掩住慌乱的神色, 直到喝完最后一口,才甩手把酒坛摔碎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抹了把嘴, 开始交代后事:“明天我走后,这副身体你直接拉去烧了, 骨灰随便找个地方一撒, 千万别立什么牌位!对外就宣称我归隐了。诶算了, 估计也没什么人问。对星直接实话实说, 那丫头古灵精怪的肯得能理解。小团子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,苏北凉垂下眼,声音忽然沉寂下去,再开口时声音都低了几度,“就说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做,做完就回来。再过几年,等他长大些想明白这其的缘由, 自然不会再追问你了。”

    苏缱只是默默听着,从头到尾都没有打断,等苏北凉把一切都交代完后,才平静的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要对我说吗?”

    苏北凉抬头对上他略带期许的目光,没好气的哼了声:“我巴不得早点远离你!跟你有什么好说的,要有那就是再也不见!永远不见!要是再见我非得抽刀砍死你不可!”

    苏缱随着他的骂声弯起了唇角,宠溺道:“好,若真有那时,我伸着脖子给你砍。”

    苏北凉从椅子上缓缓起身,苏缱以为他要回宫歇息了,上前搀扶住他的肩膀,想将他送回住处,没想到苏北凉却一反常态抓住了他的手腕,水雾弥漫的眸子带着几分醉意问:“我要走了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?除了嗯就是好……”

    实际上他也确实醉得厉害,被苏缱扶着走路都有些踉跄。一开口想到哪说哪,别说逻辑了,连语序都是颠三倒四的。

    在苏缱的记忆,仿佛从他与苏北凉相识以来,扮演大人角色的一直都是对方,像这样孩子气的模样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然而也是最后一次了。

    面对苏北凉明显不甚满意的质问,苏缱莞尔一笑,不禁反问他:“那阿凉觉得我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又哭又闹的抱着我大腿,一边磕头一边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求我不要走了!”

    听这理所当然的语气,苏缱简直哭笑不得,“那我现在抱着你大腿一边磕头一边哭,你就愿意留下?”

    苏北凉一甩头,“哼,想得美,当然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那我做这无用功干什么?”

    苏北凉一脸不高兴的推开他,“反正你就是一点也不在乎!虚伪!”

    苏北凉原本的酒量就不是很好,估计原主这身体对酒精也是没什么抗性,他在前面走,苏缱只能亦步亦趋的在后头跟着,直到回到苏北凉的住处,苏缱才算功成身退打算离开。

    不想袖子又被对方一把扯住。

    苏北凉躺在枕上,像是要说什么悄悄话似的,拉着苏缱的衣领凑到耳畔:“其实有一件事我特别好奇,你从前世就是基佬吗?”

    苏缱坐在床边,极具耐心的思索半晌:“什么是基佬?”

    苏北凉急躁的拍了拍大腿:“就是断袖!龙阳之癖!我问你是不是从上辈子就喜欢男的!”

    苏缱摇头。

    苏北凉懵了,眯起眼看他:“那你为什么喜欢我啊?就因为我长得好看,那前世你干嘛不喜欢凉王?”

    看苏北凉死死攥着他的袖子,一副刨根问底的样儿,苏缱笑了:“其实也没什么原因,如果非要说的话,就是因为喜欢所以喜欢吧。”

    苏北凉明显没听懂,有些失望道:“什么玩意儿啊,绕口令一样,真没劲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一脑袋砸到身后的枕头上,又开始絮叨:“其实我挺羡慕你的,能感觉到喜欢是什么滋味,就算最后爱而不得吧,但至少也感受过了。”

    苏缱看着他:“那你没有喜欢过别人?”

    苏北凉垂下眼,侧头一笑望向他:“反正都要走了,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,其实我得了一种无法感知到情感的病,为了让自己能表现的更像个正常人,我开始模仿别人的喜怒哀乐,渐渐的,表演已经成了一种习惯,于我而言就跟吃饭睡觉一样必不可少,我不但能控制好自己的表情,还能通过不同人表现出的神态来揣摩对方的想法。其实我演技不错吧?你跟我相处这么多年都没发现异常”

    不等他自豪的说完,身体已经落入温暖的怀抱,被带着异香的血气所环绕,苏北凉懵了一瞬,有些茫然的拍了拍紧紧抱住自己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诶诶,不用安慰,我也没觉得多痛苦,反正这些年都习惯了,也没耽误吃喝。”

    看苏缱一直抱着他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,苏北凉像儿时那样,摸了摸他的头,哄道:“都从孩子变成孩子他爹了还撒娇,让瑾儿看到是不是要笑话你,嗯?”

    被他摸头的人紧紧抱着他,力气大的似乎要将其融入骨血,再难分割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