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反派摄政王佛系之后[穿书]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80(第1/3页)

    司星宫后院就是存放杂物之处, 可以毫不夸张的说,若非雨水多时要派几个宫人过来掏水,平时就算十天半个月那扇门都不见得开一下, 院子里地荒的,野草都长出半人高了。

    苏北凉跟苏缱火急火燎的赶到后院, 发现搁在南墙下的十多个木桶全都不见了,赶忙找来宫人询问。

    “原来放在这的木桶呢?”

    负责看管后院的宫人被苏北凉手里的弯刀吓得瑟瑟发抖, 怯懦道:“今早正好来了一辆送菜的马车,奴才看上面还挺宽敞的,就让他把后院那些废物拉到宫外去处理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苏北凉简直要鼻子气歪。

    还真他妈巧啊, 那么多废物堆在这,七八年都不见你们动一下, 偏巧今天就勤快上了!

    苏北凉强忍着脑仁疼,“那马车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从西门走的, 应, 应该是去往西仁街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那宫人的语气也是一副不确定的样子,为了以防万一, 苏缱迅速命人带兵封锁了西门外的两条街道,他和苏北凉兵分两路,分别带着一队人赶去拦截。

    苏缱去了西仁街,而苏北凉去了东恒街。

    苏北凉骑着马一路风驰电掣快马加鞭,终于赶在出城门前拦住了那辆装载着木桶的马车。

    十个木桶还原封不动的放在车上,掀开上面的布帘, 一股腐臭味扑面而来,苏北凉掩住口鼻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小团子藏在里面,估计捞出来也得变成臭团子了。这次闯祸吃了这么多苦头,看他下次长不长记性!

    可是当十个木桶被依次打开, 苏北凉却傻了,里面除了污水就是污水,根本不见有小团子的踪影,最后苏北凉索性跳到马车上,一脚一个将所有木桶都踹翻下来,泛着墨绿色的污水一声接着一声从翻到的木桶哗啦呼啦流淌出来,孩子一个没有,青蛙倒是跳出来四五只在地上呱呱乱叫。

    苏北凉从马车上跳下,踏着一地恶臭扑鼻的污水,有些魂不守舍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,难道苏缱推测错了?马然根本没把瑾儿藏在木桶里?

    他跨上马,本想尽快赶到东恒街跟苏缱会合,说明此处的情况,没想到就在转头的一瞬,却看到不远处一帮小乞丐滚在草丛里正在抢一块碧绿的石头,苏北凉只觉得那东西好生眼熟,牵着马再走近几步,看到熟悉的红色穗子,立刻就认出了这是苏瑾腰间佩戴的麒麟玉!

    苏北凉赶忙翻身下马,跑到那几个小乞丐面前问:“这玉佩是从哪弄的?”

    原本抢得正欢的几个小乞丐,看到苏北凉这个大人忽然靠近他们,都吓得要四处逃散,苏北凉赶紧抓住那个拿着玉佩的孩童。

    小乞丐惊惧交加,一副明显不愿配合的样子,哭喊着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苏北凉俯下身,从身上拿出几颗松子糖塞到对方口,“甜不甜?叔叔不抢你的东西,你告诉我这玉佩是从哪来的,我把身上的松子糖都给你好不好?”

    在苏北凉的循循善诱下,小乞丐才终于告诉他,刚才赶车的车夫在路口的炊饼铺买炊饼,那时马车上的木桶里忽然爬出来一个小孩,他额头上受了伤,衣领蹭了不少血,从马车上爬到了路边,这块绿石头就是他身上掉下来的。

    说到最后,小乞丐不断强调,这块玉是自己捡的而非抢的,好像生怕苏北凉要拉他见官似的。

    苏北凉脸色已经没了刚才的温和,继续问:“那他爬哪去了?”

    小乞丐紧紧攥着那块玉:“他能跑哪去,不一会就晕倒在了路边上,正好有一辆拉死人的牛车路过,那车夫吃醉了酒,还以为那小孩儿也是从自己车上掉下去的,直接把人仍上车就拉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苏北凉只觉得大事不妙,这时候拉死人的车,多半拉的都是感染天星疫的病入,听说这附近正好有个叫勾湖的地方,所有感染疫病的尸体,都要被拉到湖边去集焚烧。

    苏瑾若是被误当成病尸拉去焚烧的话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,苏北凉几乎是一刻也不敢耽搁,立刻上马赶往城外的勾湖,一路疾驰,身后的侍卫都被他远远甩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带头的侍卫看着苏北凉直奔疫区的方向,出声想喊住他,然而也不知道是他行的太快,还是充耳不闻,马蹄声越发急促,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直到一人一马消失在了勾湖前白色绢布围起来的警示网内。

    其余的侍卫都停了下来,“大人,这……”

    带头的侍卫盔甲下的剑眉微微蹙紧,“皇城颁布过禁令,皇城子民,若非朝内批准,任何人不得擅闯疫区。他是自己找死,怪不得我们。”

    身后的侍卫们都有些犹豫,“可他也是为了找小皇子啊,若陛下知道我们都没尽全力去找小皇子,回去会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!陛下只是让我们跟着他来找小皇子,并未让我们违背禁令擅闯疫区!陛下圣明,不会怪罪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北凉这一路颠簸,心脏都要从嗓子眼里颠出来。他小时候被邻居家龇牙咧嘴的恶犬追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