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反派摄政王佛系之后[穿书]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77(第1/3页)

    苏北凉也没想到, 自己就是那么随口一说,苏瑾却大哭一场,当夜就发起高烧来。

    看着竹床上小团子沉沉睡着,一张小脸烧得通红, 额头上压的冰包不到片刻就化成一袋水。

    苏缱跟洛星围在床前, 不断更换着融化的冰包, 一会就用手背探探苏瑾额头的温度,脸上的表情除了皱眉就是皱眉。完后转头还得对苏北凉来一句:“阿凉,你先回去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皇叔您就回去休息吧,这里有我们呢。”

    苏北凉站在原地是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, 要说困他也确实是困,这半个多月以来几乎天天都是连轴转,白天去现场监工,晚上还要审查制药的进度,调整药方各种药料的计量配比, 增加设备的精准度。

    现在药方上的药料基本都备齐了,唯独就缺那一味龙骨, 他至今也没猜出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, 问系统对方也是装傻充愣, 每次都顾左右而言他。

    这龙骨总不可能就是真的龙骨头吧?

    虽说到目前为止发生的事, 已经有很多突破了现实的局限性, 可是《一掌山河》的设定也是建立在一般世界观的基础上, 要是真弄出条龙出来, 这框架怕是要崩成渣了,苏北凉觉得这龙骨若非草药,也肯定是一种形似龙骨的东西, 不然不可能以此命名。

    可到底是什么呢?

    兽骨、矿石、草木?好像都有可能,又都没可能,因为这些貌似都太平常了,系统既然把它作为最后的压轴难题,估计是一种想破头都很难想出来的。

    最古怪的是药方有上百种成分,只是缺了需要量最少的龙骨,药效就差了十万八千里。甚至炼制出的药丸都是米白,而非系统给出药丸的淡金色。给患者服用过后连个时辰都维持不了,还会适得其反,发作后还比之前更加严重。

    看来在找到龙骨之前,只能先做药料的初级加工,至于最后的炼制只能无限延后了。

    他有的是时间可以慢慢找,可那些感染天星疫的病入却一刻也等不了了。

    以前他在马家庄时,每到午夜,就有义庄自发组建的拉尸队挨家挨户去收尸,把所有尸体拉到山上的乱葬岗集焚烧处理。

    苏北凉也碰巧见过几次,一辆拉普通牛车,大概七尺见方,上面像是码砖一样密密麻麻堆满了尸体。男的女的,老的少的,头尾相接罗成一摞,为了防止搬运有尸体掉落,会用麻绳把所有人像货物一样紧紧捆扎在一起,在上山的路比较颠簸时,还会把残余在死者体内的排泄物颠洒出来,沿着后面的木板淅淅沥沥淌了一路。

    光马家庄一个人口不到三万的小村落,一天就会死一车的人,那全部疫区加起来的呢,恐怕他之前吓唬苏瑾说的五百都是低估了。

    苏北凉正想得出神,沉睡的小团子突然蹙着眉哼唧一声,喊了句母后,洛星要摸额头的手一顿,不禁转头看向苏北凉的方向。

    正巧苏北凉也看着小团子,两人视线相接,他从洛星手接过浸湿的锦帕,“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苏北凉坐在床边,拿着帕子一点点擦拭着苏瑾的脖颈和小手,冰凉的锦帕碰到滚烫的皮肤,凉的小团子难受的呜咽一声,赶忙把自己的小手往回拉,苏北凉抓着他的指尖,撸起袖子继续往上擦拭。

    睡梦的苏瑾仿佛意识到拉着自己的人是谁,一直紧缩的眉心终于缓缓展开,腮帮上渐渐浮现出两个浅浅的梨涡。

    “母后,是母后吗……”梦呓着,把苏北凉的手也抓紧了,好像生怕他跑了似的。

    洛星看到苏北凉脸上霎那间的失神,又看了苏缱一眼,立刻心领神会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寝殿里只余下这一家三口,围着昏黄的灯火,彻夜未眠。

    看苏北凉一只手被孩子抓着,另一只手还要不断给苏瑾擦拭身体,实在有些不便,苏缱伸手想去接替他,却被苏北凉甩开手一口回绝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跟星都照顾他五年了,我这才照顾一晚,反正以后也没什么机会照顾他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最后一句,苏缱眼的微光立刻随着将熄的灯火暗淡下去,喉结滚动,本就喑哑的声音变得更加滞涩:“你若是想,随意都可以来看他。”

    听出苏缱语气的变化,苏北凉擦拭的动作一滞,轻声说了句对不起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会把他吓成这样。他还是个五岁的孩子,那些话对他来说确实有些过了,是我的过失。”

    回忆起苏瑾当时哭得小脸胀红,差点背过气的情景,苏北凉至今还心有余悸,明明上次苏缱揍他的时候,这孩子都没哭得这么厉害,这次却被他吓成这样。也是他太大意了,总觉得全世界的孩子都跟苏缱一样皮得不行,不想苏瑾却跟他爹截然相反,这孩子心思细腻柔软,纯真无邪,对于任何人的话都能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也许这父子俩天差地别的性格也是成长环境使然,苏缱一出生就身陷囹圄,被迫作为歧夏的质子在黑暗苟延残喘。而瑾儿呢,一出生就恰逢盛世,苏缱又没给他找那么多戏精后妈,整天勾心斗角的要迫害他,还有洛星这个宠崽儿狂魔天天陪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