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反派摄政王佛系之后[穿书]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第23章 23(第2/2页)

是错觉,自从听完那个道士的话后,苏缱好像变得沉默了,一路上都跟在苏北凉身侧,再也没有跟洛星嬉戏打闹。

    连苏北凉跟他说话,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,明显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慢慢的苏北凉也不问了,有心事说明孩子长大了。

    作为长辈就是有点寂寞。

    前面有个吹糖人的摊子,十二生肖在棉布上扎了一排,看着栩栩如生,洛星在旁边排队,苏北凉想着也给苏缱买一个,三人站在一边,就听旁边一个卖甘蔗的小贩跟自己的几个主顾扯嘴皮。

    “自从那个凉王把王府搬到这,西街的生意就越来越冷清了,每年也就赶上庙会时人多点。你说他住着那么大宅子,还得连门前的整条街都霸占着,他怎么不把整个皇城都圈到他府里呢!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,可他现在养着太子,连皇上都要给他三分薄面,说不定日后等太子登基就成了摄政王,权力更大了,谁敢跟他对着干?也只能每年多在佛前上几根香,祈求菩萨让这贼人赶紧暴毙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,这贼人坏事做尽,迟早被阎王爷收到阿鼻地狱去!”

    洛星看着卖甘蔗的那边,又看了看站在身后的苏北凉,居然还问出来:“皇叔,他们是在说你吗?”

    苏北凉尴尬道:“好像吧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下一刻这小丫头把话本往他手里一塞,撸起袖子就要冲过去。那风风火火的架势,仿佛让苏北凉看到了当年自己被几个小瘪三欺负,他奶奶拿着擀面杖冲过去揍人的场面。

    苏北凉见势不妙赶紧把人拉回来,低声劝道:“无妨无妨!王府占了人家做生意的地方是实情,他们抱怨几句也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洛星撇着小嘴:“可他们还诅咒你!”

    “这种东西,信则有不信则无!现在暴露身份,肯定会引起很大骚乱!他们说他们的,咱们就当听不到。反正也是说给他们自己听的。”

    好说歹说,总算把小丫头劝住了,累的苏北凉满身是汗。

    那边的几个人也终于停止了对苏北凉的声讨,然而却话锋一转,把矛头就对准了苏缱。

    “要说那太子也是烂泥扶不上墙,听说前阵子还把太傅幼子的腿打断了一条。这以后登上皇位看谁不顺眼就杀谁,长此以往这朝哪还有忠良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一定,我看皇上压根就没想让他登基,不然也不会把他送给那贼人照看。你说那太子会不会压根就不是皇上的种啊?”

    “噫,这话可不能乱说!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是乱说,据说那太子的样貌跟皇上无半分相似,倒是跟先皇后如出一辙,说不定骨子里就留着脏血,为了苟活甘愿做歧夏人的□□奴!听说那女人在歧夏一夜能陪好几个男人,死的时候一身脏病,满身生疮,臭不可闻,呸!真是下贱!”

    那卖甘蔗的小贩手里的刀还在削甘蔗皮,说的吐沫星子横飞,就感觉脖颈下一凉,站在周围的几个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看着身后人抵在小贩脖子上的雪亮弯刀,一个个都变得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小贩被抵着脖子,吓得一动不敢动,手里的甘蔗和刀都掉在地上,两只眼盯着刀刃变成了斗鸡眼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是来抢钱的江洋大盗。

    “好,好汉饶命!钱,钱都给你!”说着就要去摸索钱袋里刚卖出来的几个铜板。

    身后的青衫男子却缓缓放下了手里的弯刀,声音低沉道:“当年先皇后被送到歧夏,做出这个决定的人是皇上,不是她。况且没有她舍身救国,你们早就死在歧兵的铁蹄之下。你现在用这条被先皇后救下来的命在这诋毁她,所以肮脏的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小贩摸着刚才被刀抵着的地方,现在还一片冰凉。

    哆哆嗦嗦的指着自己的脑袋:“我,是我肮脏!”为了表示诚意,还狠狠扇了自己几个耳光,不一会嘴角就肿得老高。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就管住自己的嘴,别再让我听到类似的话。”青年将弯刀收回刀鞘。

    看着青年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朝街头走去,围观的众人才缓缓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才有人反应过来,望着青衫男子消失的方向喃喃道:“刚才那人用的弯刀,好像是白夜啊……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苏缱:皇叔这么爱我,貌似只能以身相许了

    苏北凉:_
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