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反派摄政王佛系之后[穿书]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第23章 23(第1/2页)

    到了半夜,这茶馆里的人却有增无减,原来还算宽敞的店面,也变得拥堵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门外进来个黄袍道士,举着天下第一算的招牌从间的过道路过,帽子扣着花白的乱发,一身酒气,走到他们这桌时突然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看着苏北凉,上来就是一句:“这位公子可不得了,身上竟有真龙之气!“

    由于事情发生的太突然,苏北凉压根没反应过来这货是在跟他说话,抬头打量对方一眼,把喝到一半的茶放下。

    这江湖骗子也太多了,外面摆摊已经满足不了你们了吗,还跑到茶馆里来骚扰他。

    苏北凉没打算理对方,低头表现出不感兴趣的样子,哪成想道士估计是今天生意不好,就盯上他不放了。

    信誓旦旦道:“这位公子不必戒备,这些年贫道给人算卦从未有过失误,今日也算是你我有缘,我送一卦,分不取。”

    分不取?苏北凉更加不信了。

    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。

    开头说一分不要,等会就给你算出一大堆莫须有的灾祸,要想破解就得买他的符纸,开光铜钱啥的,你不买他就追着你屁股后面一直危言耸听。这种套路他早就见识过了。

    苏北凉爱答不理,洛星却很感兴趣,一下就从凳子上起身凑过来,好奇道:“什么是真龙之气啊?”

    道士笑答:“人之造化,就在命运两字上。所谓命便是命格,运则是运数。这真龙也属命格的一种,或者说成五至尊你就更懂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洛星的嘴巴一下长得老大,“那你的意思是,皇,哦不,是我叔叔他是当皇帝的命格啊?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苏北凉一口茶水差点喷了出去,他将视线瞥向一旁的苏缱,后者却一脸淡然,好像压根没听见洛星说的话一样。

    苏北凉赶紧打断对方:“道长,这皇城脚下话可不能乱说。尤其是此处临近凉王府,眼线众多,劝你还是谨言慎行为妙。”

    道士却笑了,“贫道只是说出实情而已,况且我也没说你一定就是荣登五之人。身负真龙之气,如果你不是真龙,那只能是你的后代。何况看你身上的龙气已经强到难以逆改的地步,如果我没算错的话,最迟不会超过你的下一代。”

    洛星半懂不懂的哦一声,“那就是说,我叔叔的儿子以后会当皇帝?”

    这回道士微微点了头。

    苏北凉算是看明白了,这老头子就是来坑他的。还他儿子当皇帝,原著里凉王到死都是光棍一个,哪来的儿子?

    而且当着未来皇帝的面,说他儿子以后能皇帝,这不是在预言他谋反是什么!

    苏北凉皱着眉撂下手的茶碗:“我看这位道长真是卦算太多算昏头了,跑到我这胡言乱语。再不走,我可喊人赶了。”

    道士见苏北凉动怒,也没做任何辩驳,微微一笑,起身要走。却被苏缱叫住。

    苏缱双手搭着下巴,意味深长的看向对方:“既然道长觉得自己算得准,不妨也为我算一卦,算出来,多少钱我都出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桌子对面的三人纷纷转头望向他。

    苏北凉简直为男主的豪横倒吸了口凉气,多少钱你都付,说的好听,等算完付钱的还不是他!

    道长望着苏缱定睛看了片刻,半晌才开口道:“这位小公子想算什么?”

    苏缱莞尔:“就算,我能不能得到心所想。”

    桌上的气氛仿佛都随着苏缱这句话沉寂下来,苏北凉跟落星望着他,都感到了一种说不出的陌生。

    大概是苏缱刚才多少钱都出的许诺,让道士开始认真对待起来,取出几枚铜钱在桌上摆了半天,一会额头就渗出几滴热汗,眉头越皱越紧。

    明明就是几个简单的小动作,也被他演示的好像老牛推磨一样。

    苏北凉以为他是在趁这个功夫想待会怎么编瞎话糊弄苏缱,没想到一炷香的功夫过去了,对方却摇头收起了铜钱,表示自己无能无力。

    这可真是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看着道士准备离开,苏缱笑了:“原来天下第一算不过如此,既然这样”苏缱看着他手的挂牌,抬了抬下巴:“那就把手上的招牌留下吧,你不配。”

    苏北凉在桌子下面踢了苏缱一下,都说得饶人处且饶人,就算算不出来,也不必这样吧。

    何况人家已经很有业界良心了,算不出来也没编瞎话糊弄你,你就偷着乐吧。

    道士闻言也没生气,还真把自己的招牌轻轻放在了桌面上,临走时笑着摇头:“鸠占鹊巢的听过,鹊占鹊巢还真是第一次。怪哉啊。”

    道士已经踏出茶楼走没影了,苏缱的目光却一直盯在那张天下第一算的招聘上。

    苏北凉干咳一声打破沉闷的气氛:“都休息好就出去逛逛吧,等待亥时就该打道回府了。”说着,把身上带着碎银子分给两个小家伙,“待会想要什么自己付钱,再乱叫直接把你们拎马车上。”

    洛星欢天喜地的收起钱:“知道啦,多谢皇叔!”

    不知是不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